全部

吉祥艺术之莲花:一花多名 一花多义(图)

来源:广州日报

;

作者:

2017-10-07

莲花不仅有很多别名,文化内涵也极丰富。民间视荷花为美女的象征,又寓意夫妻恩爱,男女好合,连生贵子。文人则视莲花为君子,用莲花象征清廉。而佛教传入中国后,莲花又成为佛性的象征。

屈原开启了以荷言志的先河

莲,是一种多年水生植物,根茎肥大多节,横生于水底泥中。古代又称荷、芙蕖、泽芝、水华、菡萏、水芙蓉、青莲、玉芝、玉华等。《尔雅·释草》曰:“荷,芙蕖……其华菡萏,其实莲,其根藕。”在我国,莲已有三千多年的栽培历史。自古以来,浑身是宝的莲便深受世人喜爱。人们还根据它独特的形象和气质,赋予了丰富的文化内涵。所以历代的莲纹饰和以莲为题材的艺术作品,都有其独特的象征意义。

早在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中,已出现描写莲的诗句。如《诗经·陈风·泽陂》咏道:“彼泽之陂,有蒲与荷。有美一人,伤如之何!”蒲即蒲草,荷即莲花,诗中以蒲喻男,以荷喻女。《诗经·郑风·山有扶苏》咏道:“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扶苏,指枝叶茂盛的大树,荷华即荷花。子都是古代著名的美男子,狂且指疯狂愚蠢之人。诗中以扶苏喻男,以莲花喻女,起兴和比喻手法与前诗一样。而屈原则开启了以荷言志的先河。《离骚》中的“制菱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不吾知其亦已兮,苟余情其信芳”,已将荷花比作君子。

汉代以后,咏莲之作更是屡见不鲜。三国时的曹植对莲花情有独钟,他写道:“览百卉之英茂,无斯花之独灵。”认为莲花是百花之灵。莲花有并蒂同心者,魏晋南北朝的乐府民歌,多以莲藕喻男女好合,夫妻恩爱。如《清商曲辞·青阳渡》咏道:“青荷盖绿水,芙蓉披红鲜。下有并根藕,上有并头莲。”人们还用“藕断丝连”比喻男女虽分手,但情意未绝。用“莲步”称美人之步,用“金莲”称美人之纤足。而莲花之美,被李白的“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一语道出。

自佛教传入中国后,莲花又多了另一种含义。《大智度论》曰:“比如莲花,出自污泥,色虽鲜好,出处不净。”《四十二章经》曰:“我为沙门,处于浊世,当为莲花,不为污染。”莲性即佛性,莲花代表出自尘世而洁净不染的境界。这种含义,与屈原赋予莲花的内涵相似,都是从精神层面赞美莲花,与民间对莲花的喜爱和认识完全不同。而以莲喻君子,最有名的是宋代理学家周敦颐。一提到莲花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相信很多人都会想起周敦颐的《爱莲说》:“水陆草花之美,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甚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周敦颐用短短几句话,就将菊花、牡丹和莲花的文化特征概括出来,成为经典。

西周晚期的青铜器已出现莲瓣纹

莲花在传统文化中,既有世俗的一面,也有儒、佛的一面。它是美人,也是君子和佛性的象征。而历代的莲纹饰和莲花艺术品,除早期的以外,都有这两方面的含义。我国的艺术品用莲花作为装饰题材,大约始于周代。西周晚期的青铜器,已出现莲瓣纹。到了春秋战国时期,又出现了莲鹤方壶等代表性作品。莲鹤方壶的壶盖四周的双层透雕莲瓣纹,形象逼真,已经非常接近写实的莲瓣。东汉以后,受佛教的影响,莲花的纹饰造型随处可见,无论是寺庙、石窟的柱础、藻井,还是佛像的台座、背光,都会看到莲花的形象。

自魏晋南北朝开始,莲花纹又出现在瓷器上,而且一直到唐代,莲花纹在陶瓷花卉纹饰中占据着主导地位。宋代以后,牡丹纹才取代了莲花纹的地位。但莲花纹虽然已非花旦,却并未退出陶瓷艺术舞台,而是以全新的面貌出现。

元、明以后,莲花纹的宗教色彩变淡,儒家和民俗文化色彩渐浓,缠枝莲纹作为一种定型的装饰题材长盛不衰,象征君子和清廉的一把莲纹也非常流行。莲池鸳鸯纹和莲池鱼藻纹等则深受大众喜爱,因这类纹饰富有吉祥寓意。如莲池鱼藻纹寓意“连年有余”;莲鹭纹代表“一路连科”;一朵莲花象征“一品清廉”;并蒂莲寓意“并蒂同心”;莲池鸳鸯纹代表夫妻恩爱,连生贵子;莲花丛生象征“本固枝荣”等等。这类吉祥莲花纹,在明清时期的陶瓷装饰中尤其多见。

画家陈洪绶与莲花更有缘分

绘画上莲花的形象,在宋代以前已经出现,如五代画家黄居寀有《晚荷郭索图》传世。宋以后文人画盛行,除“岁寒三友”“花中四君子”等题材常入画外,莲花题材因周敦颐的《爱莲说》也深受文人画家青睐。宋代留传至今的作品有《出水芙蓉图》《太液荷风图》《枯荷鹡鸰图》等。元代的张中、何大昌等均擅画荷,张中有《枯荷鸳鸯图》传世。明代画家画荷风格多变,既有工笔,也有兼工带写,又有大写意之作,文人意趣甚浓。如周之冕的《莲渚文禽图》绘几株姿态不同的荷叶,荷花或含苞,或盛开。湖水清澈见底,一对鸳鸯正在水中嬉戏,兼工带写,形象生动。 

明代画家陈洪绶与莲花更有缘分。传说他出生前,有道人给他父亲陈于朝一枚莲子,说:“食此,得宁馨儿当如此莲。”所以陈洪绶出生后,其父给他取了个小名叫莲子。陈洪绶到了晚年,还自号老莲。他虽然以人物画成就最高,但亦精山水、花鸟。他的花鸟画勾勒精细,色泽清丽,风格鲜明。因与莲花有缘,他一生爱画莲花,有多幅作品传世。如《荷花鸳鸯图》绘湖石衬托着水中亭亭玉立的莲花,水中一对鸳鸯在嬉戏。花鸟以细线勾勒,敷色艳丽,层次分明,变化微妙。湖石用笔方折粗硬,与描绘精细的莲花和莲叶形成鲜明对比,这种对比衬托手法是陈老莲常用的。图上还有自识:“溪山老莲洪绶写于清义堂。”

清代画荷花的名家也很多。如谢荪长于工笔设色画莲,技法从宋代院体画蜕变而出,功力深厚。恽寿平以特有的没骨法画莲,色调清丽冷艳,用笔洒脱飘逸。八大山人画荷多是浅水露泥,荷梗修长,亭亭玉立,颇有君子之风。近代以来,画荷名家迭出,其中吴昌硕、张大千、齐白石等人的作品成就最高。


[责任编辑:杨凡、刘焱]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农夫之乐:中国绘画中的乡村休闲生活(一)

中国自古以农为本。士农工商中,农民排第二。正如15世纪的童蒙读物《新编对相四言》所示,典型的“农”是中青年,头戴斗笠,身披蓑衣,肩扛锄头——一副典型的春耕打扮。农民、农事、农村,也是中国绘画最重要的主题之一。[详细]
中国文化报 2017-12-05

佳墨名楮纷相随——何绍基书法与湖湘传脉

“佳墨名楮纷相随”,句出何绍基诗,乃何绍基对书坛前辈颜真卿的赞誉之辞。绝妙的是,无论生前还是身后,“何体”的传人,同样不乏前仆后继。[详细]
中国文化报 2017-12-05

傅抱石《杨柳青青渡水人》将亮相诚轩秋拍

诚轩2017年秋季拍卖会将于12月中旬在京举行,推出中国书画、现当代艺术、瓷器工艺品、钱币邮品4个项目共计7个专场,其中,中国书画共560余件,汇聚张大千、傅抱石、齐白石、弘一、吴冠中等名家精品。   [详细]
中国文化报 2017-12-05

清旷的寒林——李成《读碑窠石图》赏析

中国山水画经过长期的孕育发展,至唐末五代逐渐完善和成熟,到北宋更是名家辈出,各具风貌,形成了“宋人格法”。[详细]
杭州日报 2017-12-05

在英国淘插画书--仙鹤叼来小孩的童谣

古老的荷兰童谣能够在英国广泛传播,大概和在英国生活的荷兰移民分不开,当故乡成为渐行渐远的回忆时,记忆里的童谣却没有随时间飘散。[详细]
文汇报 2017-12-05

水墨清音:孙信一书画作品展引人注目

“水墨清音:孙信一书画作品展”日前在南京东路朵云艺术馆举行。[详细]
文汇报 2017-12-05

梨花“高洁”也蕴含着“离愁别绪”

因“梨”与“离”谐音,梨花又是白色,故梨花在古代未被列入“吉祥花”之列。而且梨花在众花卉中的地位也不高,仅位列“四品六命”或“五品五命”。但当梨花进入文人墨客的视野后,最终成为了一种寓意非常丰富的文化载体。[详细]
广州日报  2017-11-29

混搭时尚,古老技艺焕发新活力

缂丝技艺为时尚女鞋添上神来之笔,果洛银饰成为摩登箱包的一个部分,传统竹编“混搭”出创意灯具……24日在上海世博展览馆揭幕的2017第三届上海国际手造博览会上,一系列兼具非遗技艺之美与当代设计智慧的展品格外亮眼。[详细]
文汇报 2017-11-29

远香仍在君子如兰——白蕉的艺术与人生

“君子如兰———纪念白蕉诞辰110年艺术特展”日前在金山区博物馆开幕,白蕉先生短暂而灿烂的艺术人生历程,得以再度彰显于世人面前。[详细]
文汇报  2017-11-29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