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最大最高规格 南宋墓之最究竟什么样

来源:人民网

;

作者:

2018-01-25

2.png

如果提到南宋墓,作为浙江人,你第一时间会想到哪里?应该是宋高宗、宋孝宗等皇帝的陵墓,这个南宋皇家园陵,就在绍兴的宝山脚下——著名的宋六陵。但遗憾的是,元朝临安沦落后,这座皇家陵寝便遭遇了覆顶之灾,如今你再去逛逛,只能看到一片茶园,地面遗迹,荡然无存。

今天要说的主角不是宋六陵,但和它有关。

距离宋六陵只有6公里路的平水镇,去年,因为一项建设项目的开展,浙江省文物局委托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柯桥区文化发展中心考古处,对建设规划范围进行考古探勘,结果,在兰若寺水库北岸、皇坟山南麓,发现一处南宋时期墓地——兰若寺墓地,由风水环境、墓园、坟寺等组成,建于南宋晚期,使用年代下限不晚于元代初年,是目前我国发现的南宋时期规模最大、格局最完整的高等级墓地。

请注意这几个关键词:最大,最完整,高等级——没有“之一”。上个月,它刚刚获得2017浙江重要考古发现,也参评了2017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初选结果即将公布。

这周,田野考古发掘全部结束,记者现场独家采访,看看这个南宋墓之“最”究竟什么样。这个过程,就像破案,一个个谜团,呼之欲出。

一个典型的江南南宋墓

能称得上“最”,必须得有参照物。

在兰若寺墓地被发现之前,“最大”榜单前三名,来头都很大。

比如湖州风车口南宋墓,推测墓主人为宋孝宗生父赵子偁(同“称”)的“秀园”。再比如大名鼎鼎的宁波东钱湖、余姚史氏家族墓,史浩、史弥远、史嵩之“一门三丞相”,权倾天下,墓地都是按照一品礼制来做的。

但是,从事浙江地区宋元考古和研究的专家、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郑嘉励说,从考古发现来看,这些人的墓,单从墓地框架来比,居然还不到兰若寺墓地规模的三分之一。兰若寺墓地的墓园从目前揭露的面积来看,占地至少12000平方米,相当于一个半足球场。

墓地考古领队之一、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馆员罗汝鹏和记者站在墓园的中轴线上一块人工夯筑的台地上,虽是个阴天,但也能妥妥感受到眼前的豁然开朗。

这样的山水,自有讲究,是一个典型南宋墓地的风水标配,专业名词,叫“形势派”风水,是江南地区主流的风水观念。

“形势派的风水很讲究,背后要有靠,左边要有青龙,右边还要有白虎,最好对面还要有案山。如果前面还有一条河流过,那就更理想了。这种背风、向阳、面水、藏风、纳气的一个非常典型的形象,就叫怀抱之地。”郑嘉励解释。

所以,一个典型的江南南宋墓,是怎么建的,兰若寺墓地可以成为教科书级别的标准示范。

一个时代最高规模的墓葬

从墓园下面开始往上走。园内分为上下两部分。

“你现在站的这个地方,就是大殿,是个面阔七间、进深三间的建筑。”罗汝鹏指着脚下,“我们通过解剖,发现是一个比较深的七开间建筑——一排有八个磉墩,就代表这一排有八根柱子,至少有七个房间。”按照周必大在《思陵录》里的记载(注:南宋宰相周必大撰写的时政日记,记录了1187~1188年间南宋君臣在宋高宗病危、驾崩、丧葬期间的政治生活),宋高宗的献殿,也是大殿,才三开间。所以,这是目前所见南宋时期规模最大的单体墓园建筑。

再到墓园最上面的主墓区。罗汝鹏说,除了没有圆形封土,而以方砖铺顶或石块铺顶的斜坡面代替,主墓区布局与南宋时期高等级贵族墓特征基本一致。阙楼,就在主墓的四角,凸起的两个角,还能看得见。

为何说这个墓是高规格的,阙楼的出现,最具决定性。

郑嘉励说,封土的四个阙角是可以明确代表身份的。根据北宋时期《天圣令》中记载(注:宋朝修订的法令类书籍。其中第二十九卷《丧葬令》,对于研究当时宋代社会的丧葬制度有着重要的价值),三品以上官员,墓地的四角才能筑阙。

兰若寺墓四角筑阙,墓主人身份显然是三品以上高官。再综合墓室墓园的规格,都远远超过宁波东钱湖、余姚史氏家族墓,包括秀园等南宋时期权倾一时的重臣墓园,这么一来,它就指向了当时的最高规格。

所谓最高规格,当然就是帝陵。

谁是兰若寺的墓主人?

那么,兰若寺的墓主人,和隔壁邻居宋六陵里的帝王之间,会不会有关系?

“我之前很努力地把兰若寺墓地和文献记载的皇家陵园去对照,希望找到它们共同的地方,但还是没有。”罗汝鹏却这样说。

郑嘉励说,因为宋六陵实在是太特殊了。宋代祖宗故世,是按照北宋皇陵来做的,墓室所在低,墓道地方反而高,人是从高往低走的。“尽管宋室南渡来到了江南地区,他们还是把中原的那套祖宗制度搬过来了。”

但是,兰若寺的墓葬是相反的——墓埋在中轴线末端最高的位置,人从前往后走,逐渐抬升。

墓葬位于绍兴,指向当时最高规格,做法又是完全江南式,那主人会是谁?

“如果是绍兴人,在南宋后期符合这种身份的人,在整个浙东,不超过10人,在绍兴,也就一二人,这样推下来,我推测是宋理宗生父赵希垆最有可能。”

赵希垆有两个儿子,第一个儿子就是宋理宗,第二个儿子是赵与芮,而赵与芮之子正是理宗之后的宋度宗。“宋理宗当时做了皇帝,父亲已经去世了,肯定要对他父亲的墓进行改造,也肯定是按照最高规格的墓葬规格。”郑嘉励说。

但是,在“破案”的过程中,罗汝鹏和郑嘉励又发现了另一个特别奇怪的地方。赵希垆丧葬的信息在《宋史》里面没有记载,“在绍兴当地,因为理宗入继大统,这一支宗室也肯定是当时最尊崇的。但是这支宗室的材料,不管是在上海图书馆还是国家图书馆收藏的御牒里,都见不到。”

这就很离奇了。“我们推测,在宋元鼎革以后,可能他们家族的人和事情比较被统治者忌讳,(史书记载时)可能会刻意屏蔽。”郑嘉励说。

目前,考古队员还没有发现完整的墓志,只看到了几片墓志铭残片,信息不足。“我们要把墓里所有的土都扛回去,看看能不能再‘洗’出来几片。”罗汝鹏说。

关于兰若寺墓地的研究还在继续,而墓地保护范围也将进行原址保护。记者也会继续关注。(马黎)


[责任编辑:杨凡、郭峰]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纵横四海百度百科

纵横四海百度百科[详细]
龙视传媒 2018-01-25

中国的印章与篆刻艺术:方寸之地 气象万千

在中国的各种艺术形式中,篆刻是十分独特的一个门类。它从最初的实用印章的应用中发展而来,逐渐成为以文人艺术家为创作主体,具有相对独立审美价值的篆刻艺术,并且在两千多年的演变过程中,始终保持着实用性与艺术性的兼顾和统一,将汉字文化在印章这样的方寸之地内呈现出千姿百态的精彩发挥。[详细]
人民网 2018-01-23

翡翠盛行于清 是乾隆皇帝的“最爱”

在翡翠收藏过程中,经常遇到有人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中国字的部首、偏旁是代表类型的,琥珀是埋藏地下的古代树脂,玳瑁是一种海龟的甲壳,这都不是玉石。[详细]
人民网 2018-01-19

经典碑帖临本编辑札记 古人精神气质还原纸上

通常意义上说,碑帖类图书不需要太多的编辑含量。只要找到合适的底本,印制的清晰度高一些,就可以投放市场了。如果再把这部碑帖的基本情况加以介绍,编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详细]
光明日报 2018-01-19

《荣宝斋当代书画名家 周河河山水作品集》出版发行

历时一年编辑装帧,《荣宝斋当代书画名家周河河山水作品集》一书,近日由中国出版集团公司北京荣宝斋出版社出版,面向全国发行。[详细]
消费日报网  2018-01-19

数字敦煌 人在画中游

莫高窟在哪?在甘肃敦煌。可你或许还不知道,网上也有个莫高窟。打开敦煌研究院官网,点开“数字敦煌”专区,足不出户,便可大饱眼福。[详细]
人民网-人民日报  2018-01-19

德国国家瓷器博物馆的前世今生

德国至今只有300年的制瓷历史,而他们却是瓷器狂热的拥趸。[详细]
中国文化报 2018-01-19

创造力是书家必备修养

当下的书法环境,纷纷都在强调学习传统。而大量摹仿古人的作品在各类大展上出现。在电脑和传媒的帮助下,摹仿古人的笔法、结体、章法似乎不是很难的事,至少比起前人学习书法要容易多了。[详细]
中国文化报 2018-01-19

格非苏童等作家手稿曝光 方块汉字规矩呈现

九十年代后期,市场经济加速发展,文学商品化意识增强,随着电子信息时代来临,电脑键盘书写渐成汉字书写主流。[详细]
光明日报 2018-01-18

“六大考古新发现”亮点扫描

在1月16日举办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学论坛”上,主办方邀请了入选“中国考古新发现”的六个项目的负责人,就相关考古新发现作学术报告,并邀请专家现场点评和组织讨论。[详细]
人民网 2018-01-18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