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从“哪吒”出海,看华语影片海外市场表现

来源:澎湃新闻网

;

作者:

2019-08-22

e95d9067ee3641938997ed973dd4495b.jpg

《哪吒之魔童降世》票房已突破42亿。

今夏最火的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要出海啦!影片不仅接连刷新国内票房纪录,最近更是宣布即将跨越万里与北美观众见面。据悉,电影将于8月29日上映IMAX 3D版、9月6日全面上映。

近年来,华语电影“远渡重洋”登陆北美市场已很常见。国产片参与北美市场的竞争,不仅需要过人的胆识,更需要实打实的品质。

据外媒统计,1980年以来在北美上映的外语片超过2400部,但票房超过500万的只有89部。那么,这其中有多少部是华语电影呢?就让青年君来为大家数一数……

f7277a68b7974a0eb6b3fe4440f1e850.jpg

eb631700fbd941978650d45b90c1514f.jpg

《英雄》北美地区海报。

e6b5d050f7394232bbab91a39bf17eaf.jpg

《卧虎藏龙》北美地区海报

北美观众青睐哪类电影?

通过上面的这十二部电影可以看出,武侠电影、功夫电影最为吃香,可以说已经形成了一定的“品牌效应”。而李安、陈凯歌、张艺谋、王家卫等导演们的作品也是“票房保证”——除了上面提到的电影外,《荆轲刺秦王》(陈凯歌)、《花样年华》《2046》(王家卫)、《大红灯笼高高挂》《活着》(张艺谋)等电影票房均突破了百万美元。

综合这十二部电影的发行年份来看,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到本世纪初是华语电影在美国市场的鼎盛期。近些年来,华语电影在美国市场上的表现略有起伏,在北美获得超过三百万美元票房成绩的华语电影也只有《流浪地球》和《美人鱼》。尽管发行的电影越来越多,但票房普遍低迷,“墙内开花”真正做到“墙外香”的是极少数,许多在国内票房不俗的电影在北美市场表现平平——在国内取得超过24亿票房的《捉妖记》在北美惨淡收场,票房仅为3万美元。

不过,纵观外国电影在北美市场的整体境遇发现,与其他国家的电影相比,华语电影在北美市场的表现可谓差强人意。北美票房统计网站公布的1980年以来外语片在美的票房排行榜上,前10名中有3部华语电影,包括第1位《卧虎藏龙》、第3位《英雄》、第7位《霍元甲》,其中票房破亿的仅《卧虎藏龙》一部,且与第二名的意大利电影《美丽人生》拉开了较大差距(《美丽人生》在北美市场收获5756万美元票房)。

“墙内开花”为何“墙外难香”?


华语电影在北美市场难卖座原因很多。由于文化差异,电影被文化背景不同的其他国家受众所理解或认同有一定难度。不光是华语电影,这也是许多其他国家电影难以在海外市场有所建树的主要原因。

4d224a8918f443858121b1f617333307.jpg

《摔跤吧!爸爸》北美地区海报

纵观整个北美电影市场,好莱坞电影长期一家独大,导致了外语电影在北美的票房份额总体上呈下降的趋势,近五年来能在北美取得亮眼票房成绩的非英语片也只有《摔跤吧爸爸》《巴霍巴利王2:终结》(印度)等寥寥几部。

发行商也是影响票房的一大因素,非英语电影一般得有本土大发行商的协助才能拿到好的票房成绩。近年来,华语电影在美国的发行商主要是华狮和Well Go USA两家公司,相较于世纪之交时候华语电影的主要发行公司米拉麦克斯、索尼经典等拥有丰富市场运作经验的发行商而言,两家公司在北美市场的发行和推广能力有所减弱,无力对其发行的华语电影在北美做很多的宣传。


想让北美观众“真香”该怎么做?

a16ed8f95da74fca985ccabe903a9a77.jpg

《卧虎藏龙》剧照。

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中国人必须要拍带有中国特色的作品,方能在北美乃至世界立足。《卧虎藏龙》之所以在外语片中一枝独秀,是因为它成功地表现了东方文化:无论是人物性格、环境布局、背景音乐还是对中国武术的诠释、尤其是男女主人公之间强烈又压抑的爱情,都充满了东方韵味。


酒香也怕巷子深,影片想要获得成功,适当的商业运作必不可少。索尼经典在发行《卧虎藏龙》时,先选择在洛杉矶、纽约等大城市的影院上映,因为这些城市有华人聚居区,也是影迷较多的城市,还有《纽约时报》和《时代》周刊等很多有全国性影响力的刊物,有助于培养影片的口碑。后来影片在各大颁奖礼上有所斩获之后,再逐步扩大放映馆数,票房一路走高。

1e3f0f90364d4cce8fe0f18edf1aa1d6.jpg

《千与千寻》北美地区海报

中国电影要想更好地走出国门,还需要从中华文化资源中挖掘能够反映人类共同情感的素材,不断提升影片质量。为什么日本导演宫崎骏的《千与千寻》能享誉世界?虽然影片讲述的故事带有浓厚的日本文化内涵,但其反映的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主题却是放之四海而皆准,引发全球观众的共鸣。

结语

说到底,打铁还需自身硬。影片的故事情节、演员的精彩演绎、精良的服化道,都是一部影片成功不可或缺的因素。只有怀揣着工匠精神,认真对待每一部作品才能确保影片的质量,而这也是一部影片成功与否的基本面。作为一部口碑上乘的国产动漫,《哪吒之魔童降世》完全有着走出国门的实力,让更多的海外观众看到中国动画电影的发展成果。少年心气未了,东方英雄将至,青年君期待着哪吒在海外“连战连捷”的好消息。


[责任编辑:杨凡、杨冬妮]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96678,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长安来的邢庆仁 在北京这样展示他的心血之作

邢庆仁,1960年出生于陕西省大荔县北社村。1986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国画系。现任陕西省美术博物馆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陕西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2015年中宣部、人社部、中国文联授予“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1989年创作《玫瑰色回忆》获第七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金奖。展览将展出邢庆仁各个时期的代表性创作、手稿等共59件。邢庆仁是践行“扎根人民、扎根生活”创作思想的代表性艺术家,他的创作以现实主义为本,紧紧围绕描绘和表现人的生命状态,生动体现了一位人民艺术家的人文素养。“我从长安来”的展览主题,呈现的是邢庆仁对陕西这片黄土地和生活在黄土地上的人的深沉的爱,以及他内心深处对这片黄土地厚重的历史和人文积淀的遥想。[详细]
网易艺术综合 2019-08-20

惠特尼双年展上的增强现实作品:除了新奇还有什么

当艺术与增强现实技术相遇,除了带来新奇感,还能为艺术带来什么?美国摄影师卢卡斯·布拉洛克(Lucas Blalock)在惠特尼双年展上呈现的新作《穿越沙漠的驴》试图探讨这一问题。透过增强现实,广告牌上平淡无奇的卡通驴形象,变成了沙漠中行走的驴群,其相对于卡通的真实感似乎在告诉人们,虚拟世界正在成为今天人们生活环境的一部分。另一方面,在本文的作者Andrew Dickson看来,AR虽然是一项科技的创新,却也同样呼应着艺术家们所一直努力做的事情,即提供更新鲜的观看方式。 《穿过沙漠的驴》,卢卡斯·布拉洛克,2019 横跨纽约高线公园(High Line)的广告牌看起来十分传统,如果这么说很难理解的话,那就是有点卡通风格的充气黑驴身体加上仙人掌和棕榈树,以及背后看起来像木质相框的背景。 当我拿起手机透过屏幕向外看时,事情开始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这头驴现在似乎正在穿过一片卡其色的沙漠,背景里还有一团粉色的冰激凌。当我手指向右滑动时,画面里出现了橘色的泡泡,正在天空中疯狂地摇晃。当我再刷一次时,驴子们繁殖了,它们看起来已经超过20岁了。我开始怀疑,是不是曼哈顿的酷暑影响到了我。 利用AR软件看到的作品效果 这并不是我们以为的那种惯常意义上的街头艺术。我正在观看的是特立独行的美国摄影师卢卡斯·布拉洛克(Lucas Blalock)的作品,它也是长达整个夏季的惠特尼博物馆双年展上的一部分。它只有通过定制的手机软件去看时才能变得生动,而这也是博物馆今年展出的第二件增强现实(AR)的艺术品。 利用AR软件看到的作品效果 到目前为止,艺术界主要关注虚拟现实(VR)的可能。但是,尽管有大量的主张,人们尚未达成什么好的共识。戴上Oculus的眼镜去与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c)的化身交流真的能够与现场表演艺术的影响相提并论吗?一直以来,增强现实——有时又被称作混合现实——将某些东西加入到现实中。增强现实通常是运用配备相机功能的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通过这些额外的视觉信息增强了我们已经看到了的东西,覆盖“真实”的世界。那么问题来了:这可以创造有趣的艺术么 通过混合现实,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c)以“化身”和观众交流 几天后,我和布拉洛克在他位于布鲁克林的工作室见面,工作室里被小古董、印刷品和雕塑所围绕。布拉洛克今年四十岁,他欣然承认自己不是一个技术奇才,“老实说,我至今仍在努力搞懂这些东西”。但是,由于为“真实”摄影如何与计算机化的图像进行区分而着迷,在过去的十年里,布拉洛克一直在使用克隆和遮罩工具去调整自己的图片,由此产生的结果是如同劳申伯格那样奇特的合成图,或是滑稽的立体主义肖像,是模拟和数字成分的混合物。 布拉洛克的摄影作品 2016年,布拉洛克注意到了Pokémon Go所掀起的热潮,他觉得“增强现实似乎可以提供无比广泛的可能性”。他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地参与了一本AR相册的制作,即通过某个定制的手机应用,让界面上的图像生动起来,配上声音效果或者是变形成为其他图像。《时代》杂志将其所列入了那一年的年度最佳相册。 布拉洛克的AR相册 在他的iMac大屏幕上,布拉洛克向我展示了更多的内容。首先,他上传一张目标图片,由AR构建程序进行评估,以查看它是否可以被轻松读取,并由此触发他想要置于其上的任何图像。然后就是将所有的内容分层叠加,其中包括动画、图片以及其他的视觉效果。他在自己创造的虚拟世界中遨游,如同漂浮在舞台布景中,那里既有二维也有三维的物体,比如摇晃的仙人掌和卡通风格的云,它们在那个“空间”中围绕着我们。 前方是广告牌,那正是观众进行观看的窗口。应用软件完成了剩下的工作,通过GPS让每个人手机的位置与墙上的图像相匹配,从而创建一幅可信的、清晰可见的三维图像。没有手机的话,你根本不知道还有驴群的存在。 AR让艺术原作的存在感得到了延伸。去年12月,谷歌艺术与文化部推出了“与维米尔相遇”(Meet Vermeer)的活动,这是一座AR“博物馆”,将这位荷兰画家的36幅已知作品集中在一个虚拟的空间中。安装应用软件之后,画作就会像“幽灵”一样在你面前徘徊,仿佛它们神秘地跟随你出现在你所在的任何一个房间。 “遇见维米尔”应用 到目前为止,该技术正处于学习和成长阶段:“与维米尔Vermeer相遇”基本上只是在虚拟的墙壁上“悬挂”了36幅画作。但是从中也不难看出博物馆、教育等其他更多的地方将是这一技术发展可能的运用方向。“这是一个令人兴奋的工具”,谷歌的工作人员露西·施瓦茨(Lucy Schwartz)说道。虽然她没有详细说明,但是她透露艺术和文化团队正在积极研究该技术的其他用途。 我不禁认为,AR虽然是一项科技的创新,却也在同样呼应着艺术家们所一直努力做的事情,即提供更新鲜的观看方式。它让人想起14世纪佛罗伦萨艺术家布鲁内莱斯(Brunelleschi)和马萨乔(Masaccio)的透视实验,抑或是小汉斯·霍尔拜因(Hans Holbein)在《出访英国宫廷的法国大使》中通过倾斜变形的头骨所提出的视觉谜题。 《出访英国宫廷的法国大使》,小汉斯·霍尔拜因,画面下方的头骨构成了一道视觉谜题。 当我向布拉洛克提出也许他是新的霍尔拜因时,他表示反对,然后咧开嘴笑了。“如果你是这样想的话”,他说:“那么墙壁上的画作就是最原始的增强现实”。[详细]
澎湃新闻 2019-08-20

世界最大玉雕“长城”在岫岩竣工

8月16日,经过创作团队历时一年多的精雕细琢,当今世界最大的“长城”主题玉雕作品在辽宁岫岩竣工落成,中国玉文化界以这一巨型玉雕艺术品,迎接和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巨型玉雕“长城”是在一块单体重达118吨的岫岩玉石原体上进行设计与雕琢而成。[详细]
中国新闻网 2019-08-19

拿破仑诞辰250周年:中国买家曾拍下其皇冠金叶或展出

2019年8月15日是拿破仑诞辰250周年纪念日,一系列纪念活动在法国国内展开,与中国渊源不大的拿破仑,却因为皇冠上的一枚金叶子在拍卖中曾被两位年轻的中国买家拍下,并有望展出,而让中国公众再读拿破仑。[详细]
澎湃新闻网 2019-08-19

开学季:你需要这些展览唤醒你的眼睛!

对很多大学生和中小学生来说,接下来的几个周末可能是暑假最后的放松时光了。即将开学的你,是否做好准备,迎接新学年的挑战了呢?本周末,“第二届中国青少年雕塑大展”和“第五届iSTART儿童艺术节”,将带你一探同龄人和小朋友们的艺术创造力;“生生·浮世之光 |浮世绘大展”以超次元重现江户浮世街景,是迄今国内规模最大、展品最丰富的“浮世绘”主题展览,囊括了近400年来浮世绘发展史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徐冰:《蜻蜓之眼》”聚焦探讨艺术家的实验影像作品《蜻蜓之眼》,并将呈现作品创作的幕后故事;今天的艺术家也是科技的用户,“第三届今日未来馆:机器·人间”,看艺术家们如何回应当下人工智能与艺术创作的关系。 [详细]
艺术中国 2019-08-16

第七届山东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系列活动—— “时空精灵—白垩纪虫珀科普公益展”

第七届山东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系列活动—— “时空精灵—白垩纪虫珀科普公益展”[详细]
2018-08-06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